11
May 17

[親子共讀]「書伴我行」成功入社區 10周年推全新圖書指南

2016年5月19日


書伴我行在這十年來把「書包圖書館」及「書架圖書館」推展至學校及社區。(王嘉豪攝)

近年吹起一股「共讀」風,父母並不是「陪」太子閱讀,而是與孩子們共讀,一起投入故事世界,兩者共同成長。其實親子共讀並非新鮮事,早於10年前,非牟利機構「書伴我行」便是以提倡親子共讀為主要任務,鼓勵父母與孩子閱讀及講故事之餘,亦着力讓孩子更容易地接觸優質的兒童書籍,讓童書走進不同社區。


每個書包都是開啟孩子想像空間的鎖匙。(王嘉豪攝)

深淺程度俱備 書包圖書館

你可曾留意學校或社區中心出現一個有趣的「書架」或「圖書館」?

一個書架有65個綠色書包,每個書包有不同號碼。打開書包後,便會發現34本中英文圖書。其實這個名為「書包圖書館」的大型書架內藏玄機,號碼由1開始,不同的號碼都代表圖書的深淺程度,由淺至深排序,可讓家長在學校或社區中心借回書包後,與孩子在家一起閱讀,探索故事的樂趣。過去十年,「書伴我行」把這樣的「書包圖書館」或「書架圖書館」遍佈於港、九、新界各地,遠可至離島如長洲、南丫島的學校或社區中心,至今設立了逾355個圖書館,超過15萬兒童能因此而接觸到不同的書藉。

香港兒童的閱讀理解能力很強,然而,閱讀的樂趣則在世界排名最低。

書伴我行(香港)基金會


當「書架圖書館」在幼兒園或學校安裝後,書伴我行的義工便會為學童講故事,今次由書伴我行的主席Annie Ho向學童說故事。(書伴我行提供)

家長是孩子的啟蒙老師

恰巧今年5月便是書伴我行成立十周年,我與項目總監Angela作一個簡短回顧,談談香港的閱讀情況。她分享現有最新的調查結果,在2011年全球學生閱讀能力進展研究報告中,香港是全球在家庭閱讀方面得分最低的城市,在43個地區中排行榜尾,只有12%的家長會與子女進行學前閱讀活動(如閱讀書籍、講故事、唱歌等),少於國際標準的37%


不少機構或人士支持「書伴我行」的工作,如Hyatt會作出圖書捐贈、協力推廣閱讀。(書伴我行提供)

「書伴我行」就是希望孩子透過「書包圖書館」接觸到不同的圖書外,希望家長能夠透過講故事,加強親子關係。Angela說:「閱讀固然重要,不過家長是否懂得講故事,讓小朋友從故事中得到啟發亦十分重要,因此才有『兒童啟蒙老師訓練』,我們希望家長也可以成為孩子的啟蒙老師。」所以,當設置「圖書館」後,「書伴我行」會派出義工到社區,令家長、幼兒工作者及老師明白閱讀對孩子的重要及作基本的講故事技巧培訓。她們亦會與閱讀推廣資深工作者菜姨姨合作,舉辦不同的讀書會、邀請不同的兒童繪本或作家走進學校,與學童分享創作心得及講故事,如加拿大童書插畫家Jon Klassen 、台灣繪本家林小杯老師等,希望令家長及孩童愛上閱讀。


第四輯《重尋赤心國》圖書指南可於「書伴我行」的網頁內下載。(王嘉豪攝)

不過,當中最受家長歡迎的,都是「書伴我行」兩年才出版一次的英文及中文圖書指南,小冊子內為家長及教師提供不同年紀適看及各種題材的書籍分類及推介。因十周年紀念,今年才推出第四輯《重尋赤心國》圖書指南,可於五月二十日起在她們的網頁上免費下載(按此)。其實至今為止,過往的指南下載量已達20萬個。家長們不妨一覽,與小朋友投進閱讀世界吧。

撰文: 梁蔚澄

轉載:香港01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Share
265 Reads
keywords: , , , , , , , , , , ,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