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
May 17

[書法] 習慣探索.青山不墨:黑白是一種佈局

2017年5月5日 (五)

說的是書法。

但先不解說黑和白,先來說「人」。

青山不墨六歲開始習書法,但最近重新寫着一個簡單的「人」字有所啟發。「愈少筆劃的字愈難寫。『人』字,一撇一捺,我們寫字講重心,要兩筆企得穩,好難。一撇,好比過去,然後要找當下的重心,企得穩了,一捺,是將來。」一張紙上,「人」字站得夠不夠穩,也就是黑和白兩種色調如何被她佈局。但青山不墨沒有貫徹的佈局方法和書法風格,只求當下狀態,是探索字體,也是探索自己的心情和如何做人。

風格可變,個性不變

總要拿青山不墨的「瘋」字來說。那個極有氣勢一筆完成的「瘋」字,是青山不墨的代表作,也是讓人再次記起書法是創作的作品

「文字不同畫畫,每個字的形態早已存在,我們改變不了,在乎怎樣演繹,如何在定型中不框住自己。」她剛巧跟漫畫家馬榮成聊到「風格」二字,到底是有沒有風格的藝術家好?事實是風格可以讓別人認得自己,但沒有固定風格不等如沒有個性,「你不需要刻意跟別人說你是怎樣的人,有着怎樣的風格。字體有一種溫度,可以反映你是怎樣的人。」她爽朗,朋友說她像個漢子,穿衣最看重自然和舒服,要一種輕盈和奔放,於是乎寫的字總讓人看見一種速度和力量。

「其實是佈局。黑和白不是顏色,卻是某種對立也是某種平衡,相輔相承。」她作為藝術家,就是要在黑和白之中探索彼此的空間,創造一個互相呼應的關係,形成一個字的美學。「有時開始寫一個字,佈局似是『黑』佔的空間較多,感覺較重,但當你繼續一路探索,可能『白』又佔回空間,多一點輕身和活潑之感,在乎寫的人在什麼狀態。」她說,像穿衣配搭便是一種狀態提醒。有時場合、身份所需,穿了一件比較「重」的或以深色衣服搭配上街,其實是佈局,讓自己進入一種心情,提醒自己在一個怎樣的狀態,只是回家脫下衣服時總特別累。在舒服物料的衣服裡,卻可以平衡那份沉重感:「所以我平常都是愛穿鬆身一點的,不拘束是一種輕盈。」這感覺貫徹在她的字裏。

找到條骨,字便站起來

她最近重看一年前的作品,回憶那時自己在怎樣的狀態,也察覺原來自己已改變不少。「書法有生命力,線條、墨色有濃淡。別人看書法是黑和白,不過是單調的字體而已,但簡潔其實有力。」一個字,一張紙,沒有多餘,她試過用其他顏色代表墨色,卻始終覺得黑調最順眼。「正如從來在我身上沒有超過三種顏色,不是悶,是知道簡潔有力。」最重要是你怎樣「穿得起」那件衣服,讓衣服突顯你的靈魂:「我們提及書法的一條橫線,說它有筋有骨,因為毛筆字呈現的是圓錐體,你要令字立體,躍然紙上,便要找到條骨,令字站起來。但這沒有一定的技巧,看功力,也是每天探索的經驗。」

說回那個「人」字,青山不墨每次落筆都在找重心。什麼心情反映一個字的佈局,但重心不能失去,「沒有完美的字,但最完美就是每一刻的重心。」

文:SL@WeakChickens
攝: lambiseverywhere

轉載:好集慣 Better Me

Related Posts Plugin for WordPress, Blogger...
Share
136 Reads
keywords: ,

Leave a Reply